专业十年出国留学代办一站式服务

专注为中国孩子提供专业出国留学代办服务

惠州客|当保安干搬运 知名打工作家两次惠州打工辛酸故事

作者:羽局长

浏览量: 14

2020-10-24

惠州客|当保安干搬运知名打工作家两次惠州打工辛酸故事2017-09-14李佑伦惠州客一那还是新婚之际,老婆回惠州上班,不忍新婚离别,老婆在春运高峰期如期返厂上班,我在春运过后不慌不忙地奔赴惠州

惠州客|当保安干搬运 知名打工作家两次惠州打工辛酸故事

2017-09-14 李佑伦 惠州客

那还是新婚之际,老婆回惠州上班,不忍新婚离别,老婆在春运高峰期如期返厂上班,我在春运过后不慌不忙地奔赴惠州。

有一张文凭,不高,技校文凭;有一门技术,汔车修理,不精。文凭和技术都没有给我找工作带来任何方便,出门时我就想到了这点,但我做了另外一种打算,把在发刊杂志发表的十数经豆腐块带上,它总可以证明我文字功底不错嘛,这个是很多人不具备的,至今我依然如此认为,不过,所有我去工厂面试的人事都不这样认为。万般无奈这际,妻子托关系进了她们工厂。

写作没有让我的打工生涯有些许改变

这是十七年前的事,那时的工厂大多不招男生,男生要进工厂,一是技工(俗称熟手),一是进数名女人“带”一名男生。当然我还在想,普通家庭是重男轻女,工厂招工咋重女轻男了呢?这个问题一进工厂就有了答案,调皮捣蛋的是男生,还有,工厂多为流水线,女生在流水线上做工的动作比男生快捷。

实话实说,当时的一张中专文凭在车间里确实还算不低,偶尔车间里有一个组长或班长或称助理跳厂或回家,我期待着自己能够补缺,一回又一回,那缺都被经理或课长的亲朋或好友占了去,妻子提着坐了几千里火车的当当响响当当的四川腊肉——“猪屁股”或猪蹄子,可以给我乌纱帽的人,送了好多个猪屁股或猪蹄子都没有送到一个助理的帽子来,我们也就知道猪屁股的含金量实在是不入人家法眼。

依然不甘心,在不加班的晚上,在不上班的周日,我捧起《打工族》、《小小说选刊》等杂志,我钻进网吧,手指在键盘上飞舞,一篇篇的饱含打工艰辛的豆腐块刊发在《广州日报》《羊城晚报》《打工簇》……每每有小文面世,我去人事办公室找样报。自然地,人事主管知道厂里有个打工作家,人事主管知道了就知道了,我的人事一直没有变动。

虽然写作对工作毫无帮助,但经常出现在惠州作家网上,当时我遇到了一群喜欢在工厂外摆弄文学的类似人。

今天的日子重复着昨天的日子,我在惠环镇呆了三年,进厂是什么岗位,出厂还是什么岗位,既如此原地踱步,不如回老家踱步。

回到老家,想起在外求职时一张中专文凭拿不出的尴尬,我参加了自学考试,考场上,环视左右,我不是最大也是二大。

2014年,妻子无意再次怀孕,经济的拮据再次把我

进入了解更多关于新闻资讯的信息。